外媒頭條:特朗普開除國務卿 蒂勒森還蒙在鼓裡
2018年03月14日00:15
CNBC
CNBC

  特朗普“開除”國務卿 蒂勒森被蒙在鼓裡

  華盛頓郵報爆料稱,特朗普解除蒂勒森國務卿職務。幾分鍾之後,特朗普就在推特上稱,現任中情局局長Mike Pompeo將接任國務卿職務。

  華盛頓郵報稱,上週五,特朗普要求蒂勒森“讓位”,“孤立無援的”蒂勒森縮短了其非洲之行,並在週一回到華盛頓。

  據特朗普的推文,在Mike Pompeo離開中情局後,中情局副局長Gina Hapsel將接任局長職務。

  華盛頓郵報援引白宮高級官員的話說,此次人事變動是白宮國家安全團隊的一次重要人事變動,尤其是在特朗普即將同朝鮮進行微妙的談判之前。

  隨後,美國國務院官員稱,蒂勒森之前“不知道正在發生的事情”,完全被蒙在鼓裡,特朗普並沒有和他通氣!

  此前,關於特朗普和蒂勒森兩人關係不睦的消息常有傳出。去年7月,曾有媒體援引多名消息人士的話稱,蒂勒森稱特朗普是“白癡”。

  CNBC

  經合組織督促就鋼鐵產能過剩進行對話以避免貿易戰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週二表示,各國政府應共同努力來解決鋼鐵產能過剩問題,而不是發動貿易戰。

  過去幾週,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對進口鋼鐵徵收25%的關稅,對進口鋁材徵收10%的關稅。此舉使得美國與歐盟、日本在內的貿易夥伴關係愈加緊張。

  經合組織稱,解決這種產能過剩問題的方法就是遵循國際貿易規則,也就是世貿組織建立的規則。經合組織同時表示,貿易保護主義會對投資、就業等產生負面影響。

  CNBC

  大眾CEO:特朗普關稅是個“大問題”

  上週六特朗普對歐盟表示,如果歐盟調降對美國產品“驚人的”關稅,美國也準備降低關稅,否則將對奔馳、寶馬等汽車製造商徵稅。

  週二,大眾汽車集團首席執行官Matthias Mueller在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不管是對德國汽車製造業還是大眾汽車來說,特朗普的鋼鐵關稅政策都可能是一個大問題。我們現在需要考慮是否會引入保護性關稅以及德國政府將如何應對。”

  儘管如此,Mueller補充道,大眾汽車正在美國田納西州組建工廠,該工廠使得大眾無需擔憂進口關稅。

  路透

  IMF拉加德:各國政府與央行應聯手製定加密貨幣法規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表示,政府和央行應該加強合作共同製定加密貨幣法規,以防止它們演變成洗錢和恐怖活動的新手段。

  拉加德在一篇文章中表示,加密貨幣背後的包括區塊鏈在內的技術可以提高金融包容性。低成本的支付方式可以為缺乏傳統銀行賬戶的低收入國家數百萬民眾提供支持。

  但是拉加德同時指出,在技術真正到達那一步之前,背後的風險也不能忽略。

  IMF鼓勵各國製定政策,確保金融完整性,加強監管。同時,各國之間應該加強合作,這是因為加密貨幣沒有國界限製,所以加密貨幣的規範標準也必須建立在全球基礎之上。

  彭博

  高盛稱傳統避險資產已不再是天堂

  高盛的分析顯示,隨著通脹率和利率的上升,以及低波動性時代的終結,尋找有效對衝的投資者不得不把目光放到國債、日元和黃金等傳統避險資產之外。問題是,市場上缺乏相比股票波動率VIX指數擁有“正貝塔係數”的資產,換句話說,也就是隨著波動性的加劇(諸如在標普500指數大跌時),能夠實現增值的資產。

  “近期,沒有哪種避險資產--也沒有任何資產或股票板塊--相對VIX的貝塔係數為正,也很少有資產對10年期美債收益率的貝塔係數為正,導致資產多樣化陷入絕望狀態,”Ian Wright等高盛策略師在3月12日的報告中寫道。

  而在1月末至2月初美國股市遭遇拋售,並蔓延至全球股市期間,黃金也已被證明是輸家。隨著利率的上升,且實現不引發通脹、不溫不火的經濟前景趨於黯淡,未來尋找有效的對衝仍將較為艱難。高盛稱,通過衍生品覆蓋交易進行積極的風險管理對投資組合而言將變得更加重要。

  彭博

  美國頁岩油產量預計在4月份再創新高

  美國能源信息管理局(EIA)週一在一份報告中預計,美國主要頁岩油企業的原油總產量在4月份預計將達到創紀錄的695萬桶/日,環比增加13.1萬桶/日;二疊紀盆地產量預測增長8萬桶/日,至316萬桶/日。

  德國商業銀行表示,EIA向上修正了過去七個月的產量,意味著自9月以來的八個月裡,月均日產量平均增加了15.5萬桶。“這將使頁岩油產量在一年內增加150萬桶/日――足以滿足全球石油需求的增長。因此OPEC沒有增產的空間。”

  日本經濟新聞

  日本人的創新模式與中國人有很大區別

  日本人的投資方程中,最優先考慮的不是利益,而是風險,如果不把所有的風險都控製住,日本人不願意冒險投資。所以,日本國內的VC(風險投資)總是得不到發展,這可能跟日本人的國民性有關。早年豐田公司有極好的機會進入中國,但其領導層覺得當年的中國市場風險多多,所以決定等等再看(wait and see),這一等機會就沒了。否則,今天的大城市里跑的出租就不是現代和大眾,而是有路必有豐田車了。跟今天的曼穀有一比。

  雖然中日兩國相隔一衣帶水,也有人說二者同文同種,但在很多方面,中國人和日本人往往處於兩個不同的極端。在我看來日本人做事極其保守,不到萬不得已,不到絕對有把握,日本人是不會出手的。而中國人則是見機會就上。過於保守的日本人往往喪失機會,見好就上的中國人往往還沒等來機會就性急地上了,同樣沒能抓住機會。所以,在很多情況下,中日兩國實際上是可以互補的。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