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X黃牛價降至官網價 黃牛:仨月被蘋果坑兩次
2017年11月24日03:26

  原標題:手機黃牛:三個月被蘋果“坑兩次”

11月3日,蘋果三里屯直營店第一位購得手機的顧客。 新京報記者 陶冉 攝
11月3日,蘋果三里屯直營店第一位購得手機的顧客。 新京報記者 陶冉 攝

  “我認識的好多人最近被坑了兩次,一次是iPhone 8,一次是iPhone X。”中關村的渠道商林海安(化名)告訴記者。林海安是個90後,不過他已經是個在中關村賣場輾轉騰挪9年的“老炮兒”了。

  自從蘋果發佈iPhone X後,負面消息接連不斷。媒體先後曝出iPhone X的綠線、掉漆和屏幕遇冷失靈問題。手握iPhone X貨源的黃牛們都覺得被“坑大了”。受這些消息影響,iPhone X的黃牛價已經掉到和蘋果官網基本平齊的9700元,原本持觀望態度的消費者將目光重新投向前期遇冷的iPhone 8,導致iPhone 8售價反彈。

  iPhone 8和iPhone X讓不少黃牛揪心,他們背後是擁有手機市場定價權的北京中關村手機渠道商。雖然中關村賣場正被普通消費者遺忘,但中關村賣場仍是華北最大的電子市場,也是華北最大的電子產品貨源中心。在他們看來,蘋果一直不懂中國人,不懂中國市場。

  iPhone X發售後,iPhone 8卻漲價了

  “經典的iPhone 4,加長的iPhone 5、玫瑰金的iPhone 6s、亮黑的iPhone 7,這些都引起了當時市場的激烈反響,當時6s除了玫瑰金以外的顏色幾乎都賣不出去,”在林海安的觀點中,蘋果各種新機的配置、功能、創新統統不重要,只有外觀的變化才能打動中國消費者,“iPhone 8很難讓人看懂蘋果想要做什麼。”

  今年9月22日,iPhone 8一經發售便跌破發行價,黃牛們大呼上當。以發行價為5888元的iPhone 8(64G)為例,在發售第一天渠道報價就跌破發行價300元,一週之後跌幅到達500多元。即使價格沒有達到預期,許多經銷商也選擇快速出手iPhone 8。林海安當時安慰自己,還可以在不久後的iPhone X上撈回來。

  11月1日,不少經銷商手中的iPhone X就已經到貨了,這比蘋果官方發售早了三天,為了營造氣氛,他們按兵不動。發售前一天,在淘寶上的iPhone X價格已經被炒高到了1.96萬元。通過網絡介紹,新京報記者也接到一位黃牛老韓通知,準備在11月4日帶好身份證,去王府井蘋果店現場排隊參與搶購。

  現實不像預想的那樣。11月3日當天,本來樂觀的黃牛老韓發現,蘋果官網“貨源充足”,幾乎所有購買者都能預定到。不久後,記者接到老韓的通知,不用去排隊了。

  第二天,老韓告訴新京報記者,渠道商的報價已經跌破官網價格,銀色iPhone X(64GB)報價8150元,低於官網價格150餘元,更是比剛剛發售時的黃牛價暴跌1600餘元。

  “iPhone X出來以後,iPhone 8反而開始漲價,”林海安說。

  “消費者的態度轉換得非常快,”這也造成了iPhone 8售價的持續回升,iPhone X負面消息傳出後僅幾天時間,iPhone 8的價格就回升了300多元。林海安拿到的最新渠道報價單顯示,iPhone 8Plus(256G)的價格相對堅挺,相比最低跌去一千餘元,目前回升到低於發行價六七百元。“已經有iPhone 8的渠道商開始重新進貨了,但是iPhone X現在滯銷,現貨隨時都有。雖然黑色iPhone X售價依然在一萬三四,但是有價無市。”

  回憶瘋狂時代:北京機場成了銷售點

  2007年,喬布斯發佈了第一款蘋果手機。“震驚”,這是第一代iPhone帶給林海安的感受,2007年的他還在上高中,這個親戚從國外帶回來的禮物刷新了他對手機的認識。從大二開始,林海安就成了中關村電子賣場的常客,開始了倒賣蘋果手機的生涯。

  在林海安的記憶中,2010年,iPhone 4上市,“腎機”的說法開始出現。“iPhone 4的外觀好看,體驗極好,流入國內的部分港行水貨一下被炒到上萬。”但由於售價遠高於安卓手機,只有圖新鮮的少數消費者去購買,並未形成規模。

  2013年,iPhone 5s開始引領正面按壓式指紋識別手機風潮。2014年iPhone 6真正讓“搶購iPhone”成了一種現象級的狂歡。

  “iPhone 6火得一塌糊塗,”在林海安當時的印象里,還沒有哪款手機在發售後,售價能被炒到高於官方發行價三倍以上,“原價六千出頭6P,最高被炒到兩萬多,這是我從沒見過的價格。”

  iPhone 6在中國發售當天,幾乎所有中關村電子賣場的渠道商不分晝夜地在北京首都機場等待第一批iPhone 6的落地,為的就是在第一時間拿到儘可能多的貨。發售後的幾天里,6P現貨價格維持在一萬五以上,一機難求。不斷有消費者拿著上萬元現金前往首都機場與在場的渠道商現場交易。“基本貨還沒出機場,就已經被定幹淨了。”

  “當時所有的6P貨源全部要求第一時間現金結算。”在賬期通常為一週的中關村賣場,這種場面是林海安從未見過的。所有的渠道都需要立刻拿到錢去進下一批貨,“當時的瘋狂前所未有。”

  “因為第一次有大屏手機的概念,”對於iPhone 6的火爆,林海安有著自己的理解,每一代蘋果手機的硬件都會迎來升級,但不是每一代手機的外觀都會改變。iPhone 6迎來了iPhone 4推出以後第一次巨大的變化。一方面,在外觀設計上一改iPhone 4以來的棱角邊框,另一方面,第一次推出了超大屏手機。

  雖然當時市場上有人點讚蘋果迎合市場需求,也有人吐槽屏幕過大帶來的不便。“但是買的最多的還是6p,直到現在都能收到很多成色很好的二手。”林海安說。除了外觀的巨大變化,並不充足的產能也推高了iPhone 6的售價,“一批貨就幾百台,還要先提供給零售店的預定貨源,留給渠道的就不多了。”

  在林海安看來,iPhone 6之所以能夠創造銷售奇蹟,背後的主因只有一個,消費者買了之後識別度很高。

  蘋果十年最貴旗艦機質量有硬傷?

  “對於倒騰iPhone X的黃牛來說,雖然不至於跳樓,但基本可以說是白忙活了。”林海安算了一筆賬。由於iPhone X的收購單價過萬,外加零售店的貨量也有限,因此小黃牛不會囤貨太多,規模較大的黃牛的囤貨也不會超過百台。以目前高於發行價500元左右的市場價來計算,減去市場上收購或僱人持身份證預約取貨成本約200元,每台手機的利潤不到200元,再加上招人取貨、搶貨軟件的勞務成本,一個數人組成的黃牛團隊分攤下來每個人幾乎賺不到錢。更何況目前iPhone X的售價並不堅挺,如果市價繼續走低,“黃牛就真的哭瞎了”。林海安告訴記者。

  不過現實可能很無情。在一些消費者官網訂購的iPhone X逐步到貨後,其問題逐步浮現。

  iPhone X屏幕燒屏現象、冬天屏幕失靈、面部解鎖失敗等問題陸續走進公眾的視野,原本對iPhone 8持觀望態度,等待iPhone X發售的消費者,重新將目光投向了iPhone 8。

  一位消費者說,“iPhone X更像是一份紀念品,而非一部成熟的產品。”掉漆這種產品質量上的硬傷出現在iPhone X上是很沒有誠意的表現。作為蘋果最貴高端旗艦手機,在質量上出現硬傷,讓蘋果在口碑上出現了問題。

  11月22日,新京報記者從渠道商處拿到了最新的報價,“渠道價已經和官網價齊平了,iPhone X 256G的價格現在是9700元。”一位黃牛告訴記者。

  對於蘋果今年的表現,幾乎所有的黃牛都表示不滿。

  “很難說他們到底是否在用心研究中國市場,”林海安表示,庫克上任以來,蘋果公司明顯更加重視中國市場,不僅將中國列為首發,還增加了中國地區的產量。

  但是林海安仍舊表示,蘋果不瞭解中國消費者真正的需求是什麼。蘋果一直在說創新,但他們的創新離中國市場太遠,他們不懂得大部分消費者想要的是什麼。

  作為一個渠道商,他的觀點很獨特,“每當新款iPhone有明顯區別上一代iPhone時都會大賣,iPhone 8即使推出一種新顏色也會是理解中國市場的體現呀。”林海安說。 新京報記者 楊礪

  ■ 現狀

  “渠道差一級,有人賺一千,有人賺二十”

  “中關村電子賣場的水太深了。”在中關村從事手機渠道生意近9年的90後商人林海安告訴記者。

  中關村電子賣場曾經是電子產品愛好者的聖地。“海龍”、“鼎好”、“e世界”,這些建築如今已經因為產業轉移而人去樓空。如今的中關村電子賣場,更多的是那些三三兩兩詢問路人是否需要維修的攬客者。伴隨著生意的凋敝,一些商家選擇做欺騙消費者的一錘子買賣。

  在這樣一個如叢林般繁雜的巨型市場里,拿到渠道最低價是生存的保證。“渠道差一級,一個撐死一個餓死,”林海安稱,同樣的產品,總有人能夠給出比他所能承受的最低價格更優惠的價格。同一部手機,有人能賺一千,有人只能賺二十,“沒有人願意告訴你他的渠道”。

  為了找到出價更低的對手的貨源,林海安試圖跟隨給他進貨的工人,而擁擠的電梯、複雜的隔間,讓這種“偵查”變得難上加難。

  “我當時在三層,兩年里跟了好多次,我發現他的渠道在十八層,”這十五層樓,林海安爬了整整兩年時間。但結果並不差,他發現了僅次於蘋果中國總代理和北京分銷商的代理商,那是散戶所能接觸到的最高級別的經銷商,“那以後我就成了我之前的渠道的渠道。”

  正是在中關村將近九年的摸爬滾打,讓林海安見證了從諾基亞時代到智能機時代的更替,也見證了從初代iPhone到iPhone X的變遷。對他來說,成為渠道的一部分,無論iPhone市價炒到多高,他都能掙到錢。

更多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