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將推人民幣計價原油期貨?劍指石油美元
2017年11月14日23:07

  新浪美股訊 北京時間14日 俄羅斯衛星網報導,中國正在改寫原油市場的遊戲規則。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準備啟動以人民幣計價、可轉換成黃金的原油期貨交易。新期貨合約將首先對美元在國際原油貿易結算中所處的主導地位構成衝擊。經濟學教授易卜拉欣・歐維斯(Ibrahim Oweiss)於1973年提出的術語“石油美元”可能很快就會被“石油人民幣”取代。《日經新聞》不久前援引匿名消息人士的話報導稱,新的原油期貨交易確定將於年底前啟動。

  這一消息讓西方媒體炸開了鍋。一點都不奇怪,美元作為原油國際支付手段的地位首次受到威脅。目前北海布倫特原油(BRENT)和美國得克薩斯中質原油(WTI)是世界石油市場上最為重要的兩大基準原油,二者均為美元計價。但如果考慮到中國已成全球第一大原油進口國,則不能排除以人民幣計價的新期貨合約將成全球第三大原油基準。

  中國早就希望擁有自己的原油期貨。例如,今年5月,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在上海衍生品市場論壇上表示,監管部門正加緊推進人民幣計價原油期貨的上市工作。上海期貨交易所黨委書記薑岩指出,創建期貨交易平台的相關工作已經接近尾聲,但沒有確切指出新期貨合約的具體上市時間。

  當年美國與沙特阿拉伯的一樁生意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當前國際經濟秩序的確立,奠定了美元的國際貨幣地位。於1971年崩潰的佈雷頓森林體系規定各國貨幣與美元掛鉤。美國則應按照佈雷頓森林體系國家的要求,用黃金維持美元穩定,1盎斯黃金定價為35美元。但美國時任總統理查德尼克遜於1971年單方面宣佈美元與黃金脫鉤。

  這讓沙特極為痛心,因為該國當時已經成為主要石油輸出國,而且作為一個東方國家,沙特很信賴黃金。石油供應獲得的美元收入已經不能直接兌換美國國庫內的黃金。於是沙特開始在倫敦金屬交易所用美元採購黃金,交易量之大,以至於全球對美元的信任度受到破壞。

  美國於是開出交易條件,承諾向沙特提供任何必要武器,用以防範以色列或其他試圖破壞該國絕對君主製的中東國家,確保無限期保存沙特君主製。結果沙特同意只以美元計價出售開採的石油,並將所得收入投資美國國債。之後石油輸出國組織其他成員也紛紛同意以美元計價出售石油。既然所有人都需要石油,就都需要美元以償付石油費用。石油美元體系令世界對美元產生無限需求,使美元在國際經濟中一直處於主導地位。

  如今形勢正在發生轉變,中國已經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石油進口國。今年9月,中國日均石油淨進口量達到896萬桶。與此同時,據美國能源信息署(EIA)數據,美國這一指標僅為760萬桶。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積極推進人民幣計價原油期貨交易就在情理之中。大量交易轉為人民幣計價已經讓中國嚐到不少甜頭。

大量交易轉為人民幣計價已經讓中國嚐到不少甜頭。
大量交易轉為人民幣計價已經讓中國嚐到不少甜頭。

  第一,如果原油期貨以人民幣計價,石油銷售收入將反過來流入中國經濟,可稱之為“再循環”

  之所以出現這種現象,是因為石油輸出國經濟不夠發達,不能有效消化大規模流動性。美國經驗

  顯示,石油美元最終“落戶”美國各家銀行和各家公司的有價證券,因為在有利的投資環境下,這種

  投資的回報高於在美國進行的投資。石油美元的流入多年來為美國經濟和投資活動保持穩定提供了

  保障。看來中國決定吸取美國經驗,以維持本國經濟增長。

  第二,原油期貨對生產商和交易商而言是重要的價格形成、套期保值和規避風險工具

  中國政府曾不止一次抱怨現貨市場的不確定性和價格的劇烈波動。引入自有期貨合約後,中國將有機會控製價格。但另一方面,這恰恰可能成為引入人民幣計價期貨的阻礙。西方投資者對至今仍未

  實現彙率自由浮動的人民幣表示擔心。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CNBC)援引新加坡JTD能源服務公司主管經理約翰德里斯科爾(John Driscoll)的話稱,中國可能會對期貨價格產生影響,或對本國企業採取保護主義政策。

  第三,中國石油採購量激增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中國獨立煉油廠今年開始獲得原油進口份額

  如果有自己的、可控的原油期貨,對這些市場參與者來說也十分有利,可使其對未來的價格走勢更有信心。這樣一來,獨立煉油廠就可對採油量進行規劃,更有效地管理風險,降低交易成本。

  但啟動人民幣計價期貨對中國金融系統也有一定風險。第一,如果原料交易採用人民幣計價,相應地這將大大提高其他國家代理商對中國貨幣的需求。而這不可避免會導致人民幣彙率堅挺,對於此時的中國而言無疑是相當冒險的,因為中國的經濟增長模式尚未轉變為以國內消費需求為主導的內生型增長模式,GDP很大一部分仍由出口來保障,而人民幣堅挺必然會影響出口。

  第二,貿易改用人民幣計價會在中國形成國際收支逆差,畢竟除中國以外,還有其他石油採購方,他們需要在一定程度上儲備人民幣,以償付石油費用。中國應當多買石油產品,而不是多賣。在此之前,中國一直是淨出口國。中國將如何適應新角色?這是一個開放性問題。

  第三,為使投資者、交易商和其他經濟主體對人民幣計價交易的可靠性和可預見性有信心,人民幣應實現自由兌換。而從定義來看,可自由兌換的貨幣是指完成外彙交易(包括經常性支出和資本性支出)時沒有限製的貨幣。但需要指出,中國最近加大了資本流動管控力度,為此給出的原因很簡單,即過飽和的國內資本市場投資前景不大。各家公司都在尋找各種辦法將資本轉到國外。順便說一下,中國不久前叫停ICO和加密貨幣交易,首先是因為政府試圖限製虛擬貨幣流通,以防資本以這種形式外流。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研究員陳鳳英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利大於弊,儘管存在風險,中國還是要走人民幣國際化的道路。

  “以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合約也是人民幣國際化的一個方面,這當中有風險是肯定的,投資走出去有風險,貨幣走出去的風險自然更大。而人民幣國際化更像是”一片大海“,在這個過程所考驗的就是我們的衝浪能力和博弈能力。而且,我們已經在做應對風險的準備了,例如,昨天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已經成立。高風險的同時也意味著高機遇,儘管有風險,我們還是要走人民幣計價的原油期貨合約這條路。當然,風險是存在的,但是因為風險存在而放棄是不應該的,也是不可能的。最重要的是,我認為現在是最好的時機――石油價格並不高,市場是穩定的, 供求方面是供大於求的狀態,中國又是需求方,如果需求方不去決定價格,不以本幣計算,那麼等到供大於求的時候,我們的機會就沒了,就失去決定權了。”

  中國教育部智庫專家、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全球化與中國現代化問題研究所所長王誌民則指出,可轉換成黃金這一點是對現有兩大基準原油BRENT和WTI的巨大優勢。

  “二戰後的佈雷頓森林體系是以美元為中心的國際貨幣體系,也就是說美元與黃金掛鉤,其他國家貨幣與美元掛鉤。直至今日,黃金仍然是硬通貨,尤其是在世界經濟不景氣的情況下。以人民幣計價、可轉換成黃金的原油期貨合約可以說是人民幣國際化的介質。對此,一些國家已經逐漸開始這麼做了,有些國家可能在等待,還有些國家需要我們做工作。例如,中俄在石油交易中已經開始以人民幣為計價標準了。為了讓更多的國家能夠接受以人民幣計價,黃金這個介質選得很好。”

  的確,俄羅斯從今年6月開始在對華供油中接受人民幣結算,不久前委內瑞拉也加入這一隊伍。實際上避免美元結算對一些國家有利,因為可以繞過美國製裁。有趣的是,所有這些國家――俄羅斯、伊朗、委內瑞拉都是主要的石油輸出國。不過目前沙特仍然堅持美元結算。這也可以理解,因為美國是沙特石油的主要銷售市場(儘管該國對華供油量也相差無幾),而且美沙兩國之間還有上世紀70年代達成的協議。王誌民相信,但不管怎樣,沙特最後還是會做出讓步,轉為人民幣結算。

  “美國在頁岩氣革命後,石油進口會越來越少,但中國的石油進口不但不會減少,反而隨著中國的發展水平提高,車輛越來越多而繼續增加,起碼不會下降。中國和沙特近些年的合作越來越廣泛,包括煉油廠和一些產能合作雙方的經濟聯繫越來越密切,所以沙特這樣的國家接受起來應該沒什麼問題。”

  更何況還有俄羅斯準備搶占這一市場。例如,去年俄羅斯超越沙特,累計對華出口原油5250萬噸,總額達168.7億美元;沙特對華出口原油5100萬噸,總額155.7億美元。因此,俄羅斯可在人民幣取代美元的國際結算貨幣地位方面助中國一臂之力。沙特雖然顧及風險,但部分交易還是會同意人民幣結算,至少該國已宣佈準備發行人民幣債券。

更多新聞